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长期低利率易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

原标题: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长期低利率易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

每经记者 张卓青 每经编辑 易启江

5月22日~23日,以“新格局 新发展 新金融”为主题的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党委委员肖远企在会上发表了主旨演讲。

他提出了五个方面金融问题的思考,其中提到了长期低利率环境会造成金融风险隐性化和长期化——负利率不仅会弱化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传导效果,而且可能将引发政府债务过度扩张,也容易在金融市场上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

对于金融中介多样化背景下的金融业边界问题,肖远企表示,过去三十多年,从事金融业务的主体已成倍增加,对究竟什么是金融业务,现在好像变得比较模糊。但由于金融业的特殊性,这又必须要厘清,不允许有模糊。金融业的范畴与非金融业务的边界究竟在哪?目前在国际上没有一致的共识,需要从理论上阐释得更清楚。

金融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

金融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究竟是促进是促退还是中性?

对此,肖远企表示:“一百多年的现代金融经济发展史并没有提供一个准确的有说服力的线性因果关系,有的国家甚至出现了完全相互矛盾的对照。”事实上,金融结构是一个动态的变量,对金融作用的方式、机理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家,表现得也不完全遵循相同的路径。

另一方面是金融结构与金融稳定的关系,究竟什么样的金融结构更加有利于金融稳定和安全,从而可以减少金融危机发生的频率,减少对社会经济的冲击?

怎样的微观金融基础结构比如股权结构、资产负债结构,怎样的中观金融市场结构比如融资结构、竞争充分性和竞争集中度等,以及怎样的宏观金融管理结构能更加有利于金融稳定?

目前的研究没有一致定论,但有一些共识,比如说一国的金融结构往往内生于经济社会体制变化之中,与该国经济发展阶段实体经济的形态、金融深化程度、金融消费习惯以及传统文化等都有关系,而且要与这些相适应。

肖远企指出,全球范围内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最优金融结构,只有适合本国国情的才是最好的。

而对于数字货币,他认为数字货币出现让传统货币政策传导路径发生变化。

肖远企表示,货币的发展形态从实物商品货币、贵金属货币到法定货币,其形态发展的背后实质是货币制度的演进,特别是信用货币制度的出现促进了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形成和发展。

他认为,经济金融化程度提高,货币政策工具创新,非银行金融中介体系和金融市场规模的壮大,新一代技术特别是数字货币出现,都使原来沿着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制度运行的传统货币政策传导路径发生变化。

低利率是否带来趋势现象

肖远企指出,全球超低利率乃至出现负利率已经有很多年了,涉及的国家也越来越多,超低利率或者是负利率不仅直接挑战传统的金融理论,而且也对金融机构的经营和盈利模式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那么低利率是否会带来一个趋势性现象——利率水平和净利差长期持续下降?

肖远企举例说:目前,实施超低利率负利率经济体的净利差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下降甚至已经趋近于零。但这些国家金融体系的结构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就说明其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早已经做出了某种调整或者是变化。

肖远企强调:低利率甚至负利率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能忽视,长期低利率环境会造成金融风险隐性化和长期化。从央行的角度来看,负利率弱化了货币政策传导效果,央行资产负债表风险爆雷增加,越来越需要将各类资产市场动态纳入视野。从财政的角度看,超低利率或将引发政府债务过度扩张,加剧财政悬崖,与主权债务风险。从企业角度看,债务高企值得警觉,目前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350%,其中绝大部分是由企业贡献的。

从金融市场来看,容易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金融机构的经营与盈利模式将作怎样的改变?宏观管理政策将作怎样的调整?这些都需要理论的支持和引领。

此外,对于金融中介多样化背景下的金融业边界问题,肖远企表示,金融的本质就是一种中介,而过去三十多年,从事金融业务的主体已成倍增加,对究竟什么是金融业务,现在好像变得比较模糊。但由于金融业的特殊性,这又必须要厘清,不允许有模糊。金融业的范畴与非金融业务的边界究竟在哪?从事什么样的金融业务属于特殊权利,必须持牌经营?目前这些在国际上没有一致的共识,都需要从理论上阐释得更清楚一些。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